当前位置:FLASH-动漫网-f130.net美容江苏中国矿业大学学生铊中毒事件追综护肤DIY
江苏中国矿业大学学生铊中毒事件追综护肤DIY
2022-07-01

副标题#e#

事件回放

6月8日下午,石家庄市中医院接诊一名疑似食物中毒的患者。患者当时面容痛苦,胃疼,双下肢剧疼难忍,不能站立行走。患者自诉就读于江苏某高校,5月31日晚与另外3名同学在学校食堂就餐,6月1日与其中2名同学同时出现胸闷、胃疼、恶心呕吐等症状,在当地多家医院求治,均未能诊断出病因。后3人症状加重、情况危急,患者返回石家庄市中医院求治。接诊主任医师吕士君根据患者群体发病的特征和患者的病史体征,认为事情紧急重大,迅速召集神经内科和脉管科临床经验丰富的主任医师会诊,初步诊断为重金属铊中毒,并制定了相应的救治方案。血透室医务人员连夜加班为患者做血液灌流和血液透析。医务人员在紧急救治患者的同时迅速向有关部门汇报,并与患者所在学校和其他两名患者家长联系,通报了救治情况,随后其他两名患者赶往北京治疗,赢得了宝贵的治疗时间。

河北省疾控中心对此事件高度关注,接到报告后,一方面迅速与北京疾控中心和江苏省疾控中心联系,通报反馈情况,一方面赶往患者家中进行探望、慰问和疾病调查,于10日凌晨将患者血、尿样送至北京疾控中心检测。北京疾控中心连夜进行标本检测,证实了石家庄市中医院的诊断结果,随后其他两名同学的血尿检测结果也显示为严重的铊中毒。河北省、北京市疾控中心积极为患者联系治疗铊中毒专用药品,以最快的速度将药品送到患者手中,保证及时治疗。

因铊中毒是罕见的重金属中毒,其毒性仅次于汞中毒,全国发病较少,故江苏省公安部门已介入此事件,中毒原因正在调查中

相关报道>>>>

江苏3名大学生铊中毒 警方介入调查

大学生投铊 报复同学冷漠

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有望完全恢复

矿业大学铊中毒学生在京救治有望完全恢复

铊中毒学生已自主进食 扎针灸促进恢复肢体功能

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

#p#副标题#e#事件追综

江苏某高校爆出3名大学生铊(ta)中毒的消息。其中两名中毒大学生已到北京朝阳医院治疗,另一人在石家庄治疗,3人均无生命危险。19日,徐州警方透露,此事件是同学故意投毒引发的。

在朝阳医院的病房里,汪康福(化名)同学的发型格外引人注目。头顶中间毛发竖起,极似巨星贝克汉姆头型。所不同的是,竖发四周的头发已基本掉光,露出白白的头皮。

从18日开始,汪康福已经可以下床走路,尽管他的两只小腿朝内侧部分仍然刺痛,双手握东西时还不时地颤抖。

6月10日晚上,汪康福从位于江苏省徐州市的家里来到北京。此前,他在徐州最好的医院看病,“基本上什么科室都看过了,就是找不到病因”。

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郝凤桐说:“毛发脱落、周围神经受损引发的手足无力,这是铊中毒的显著特征。”铊中毒病例十分罕见,他目前接触的病例也不超过5例,所以一般医院很难确诊此类病例。

6月11日,汪康福来到朝阳医院,一起来的还有他的一位同学,这两名大一男生是江苏徐州某高校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的同班同学。“只要不再次铊中毒,两人恢复为正常人的前景十分乐观。”郝凤桐说。

据了解,另一位中毒学生目前在石家庄市中医院治疗,是他的率先确诊为汪康福等两名同学的治疗赢得了时间。据悉,在石家庄住院的学生目前病情也趋于好转。

19日,徐州警方宣布侦破此案。警方称,投毒的是该校一学生,他受到3名同学冷落后实施投毒报复。

据悉,大学生铊中毒事件已非首次,12年前,清华女生朱令也遭人投铊,不过案件至今未破。

警方披露破案详情

受同班同学冷落投毒报复

据《南京晨报》报道因为3名同学不爱和他相处,江苏某大学一男生竟然在这几名同学的饭里投毒。目前,投毒学生已被警方控制。

6月8日下午,石家庄市中医院接诊一名不能站立行走的患者。他自诉就读于江苏某高校,5月31日晚与3名同学在校食堂就餐,6月1日他与其中2名同学都出现不适症状,在当地多家医院求治查不出病因后,返回老家的石家庄市中医院求治。医院确诊为铊中毒后立即报警。

19日下午,徐州警方向记者介绍了这起投毒案的侦破情况。“通过调查,我们发现食堂的食物并没有被铊污染,而当时有4名同学在一起吃饭,只有1人没有出现中毒症状。这个很符合投毒的情况,没有中毒的学生当然成了我们重点怀疑对象。”警方介绍说,随后他们通过技术手段也证实3个碗里有铊残留,一个碗里没有铊残留。

经过警方工作,可疑同学承认了案情。“以前他和中毒的3同学都是在一起玩,后来由于一点小矛盾,3同学就不和他玩了。”警方说,为此这名学生心里很不痛快,他通过非法渠道得到了铊,在查阅相关铊的资料后,5月31日晚上动手了。

当晚,他带上铊水,极力邀请3同学到食堂吃饭。在吃饭时,他趁同学不注意,把铊水倒进了3学生的碗里。在知道中毒事件引来了警察后,他提心吊胆,害怕被发现。在警察找到他后,他知道事情隐瞒不住了,面对警察审讯,他最终承认自己投毒的事情。

对于该同学手里的铊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目前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

相关报道>>>>

江苏3名大学生铊中毒 警方介入调查

大学生投铊 报复同学冷漠

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有望完全恢复

矿业大学铊中毒学生在京救治有望完全恢复

铊中毒学生已自主进食 扎针灸促进恢复肢体功能

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

#p#副标题#e#关注健康

19日是两名铊(ta)中毒大学生在北京朝阳医院接受治疗的第10天。经过两次的全身血液灌流治疗,两人的情况好了许多。昨天,朝阳医院职业病科主任郝凤桐首次对记者披露了收治两人的全过程。与此同时,中国矿业大学也首次发布了投毒者的情况,“只因无人理睬,他用6毫升硝酸铊毒倒了3名同学”。

两患者昨天上网看新闻

朝阳医院的职业病科设在医院东北角的一栋三层小楼内。病房在三层。记者昨天上午赶到病房时看到,两位中毒大学生都住在邻近科主任办公室旁边的病房内。房间里共住了3位病人,两位中毒大学生躺在靠近门边的两张床上。每个人的身边都有一到两位家人在陪伴。看到有记者出现,两个孩子略略向内侧转身,其中一个还用床单蒙上了头。

记者注意到,中毒孩子的头发都有不同程度的脱落,特别是头顶下部脱落得更加明显。不过两人的神志非常清醒,而且做起、翻身等动作也比较顺畅。

救治两位学生的医生告诉记者,两个孩子目前情况恢复很好,昨天一早还在中毒后首次上网看了看报道此次中毒案件的新闻。对其中某篇报道中说的不太准确的地方,两人还表示了不满。这位医生笑着解释说:“这说明他们两人的精神和刚中毒时相比,已经好了很多,而且他们还能用鼠标了,也说明他们神经受损害的部位正在恢复。”

看到记者来到病房,陪伴两位孩子的亲属表现得非常谨慎,他们随即关上了病房门,并拒绝了记者拍照。

两次血液灌流帮孩子排毒

“是两位中毒学生的家长直接带着孩子找到我这里来的。”昨天,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郝凤桐对记者详细讲述了此次救治两名铊中毒学生的全过程。

相关报道>>>>

江苏3名大学生铊中毒 警方介入调查

大学生投铊 报复同学冷漠

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有望完全恢复

矿业大学铊中毒学生在京救治有望完全恢复

铊中毒学生已自主进食 扎针灸促进恢复肢体功能

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

#p#副标题#e# 铊中毒多为投毒

今年6月11日,正值郝凤桐主任当班,一早,当他正准备出诊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开,几名焦急万分的家长搀扶着两名学生模样的孩子走进了诊室。“医生,孩子是铊中毒,一定要救救他们。”

郝凤桐立即对孩子进行初步诊断。两名中毒学生都是刚上大一的男生,今年才19岁。5月30日以来,逐步出现了行走困难,全身肌肉无力等症状,连翻书的力气都没有。而且他们的头发都严重脱落,一名学生三分之二的头发都没有了,另一名也脱了五分之一。

从事职业病诊断已经20多年的郝凤桐,不禁揪住了心:铊中毒!这种急性中毒极其罕见。搞了一辈子职业中毒救治的郝凤桐,也仅在1990年之后才接触到这种中毒形式,而且接诊的例数不超过5例。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他曾经接诊或是会诊过的铊中毒病例中,几乎百分百都是由于投毒而造成的。

郝凤桐立即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病所取得联系,才大致了解到这两个孩子患病的原因。3名铊中毒大学生,一名现在河北石家庄治疗,已被证实为铊中毒。和他同时吃饭出现症状的这两名中毒学生,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建议下,来到了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科求救。

尿铊超标千倍以上

“情况十分紧急,我们当天就给两个孩子做了检查,发现他们的尿液中铊含量严重超标。”郝凤桐回忆说,这两个孩子的尿铊检测显示,一个超标1000倍,一个超标1400倍。虽然目前无法知道两人到底摄入多少铊量,但仅从尿液排泄中的铊量来看,已能充分证明,两名中毒者的体内都存有大量铊,属于严重中毒病状。

血液灌流去毒

两名中毒学生在朝阳医院职业病科住院的第二天,郝凤桐为他们进行了第一次的血液灌流治疗。

所谓血液灌流治疗,是把连接灌流仪器的一端插入中毒者的大腿根部,然后把他们的血液慢慢抽取出来,并经过一个吸附装置,将他们血内的铊吸附出去,然后再将去毒后的血液重新回输到患者体内。为了防止血液凝固,在抽取过程中,还需要使用防止血液凝固的药物。整个灌流过程需要4个多小时。

第一次血液灌流后,郝凤桐惊喜地发现,两人尿铊超标已大幅度降低。6月14日,郝凤桐又为两人进行了第二次的灌流治疗。经过两次灌流后,两人目前体内的铊只留下了很少的一部分,检测显示两人都只超标100倍。由于人体有自我排泄的功能,所以预计在两周到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这些铊就能彻底排除出去。

两三周后出院

“看他们现在的恢复情况,我们预期两三周之后就能出院了,”郝凤桐说,如今两人都能独立上厕所,行动上问题不大。出院后两人还需要继续接受康复治疗。由于铊主要对人体神经造成伤害,会影响人体的运动、感觉等功能,因此两人还需要在家人的协助下,逐步练习点鼠标、打字、刷碗等日常生活行为。

“他们恢复成正常人的希望非常大。”看着两人恢复良好,郝凤桐非常欣慰:此次中毒事件,由于发现时间及时,治疗也及时,加上患者本身的身体状态也很健康,所以并不会对两人造成太大影响。

感谢医院拒绝采访

两个孩子中毒后来到朝阳医院就诊,他们的家长也一直陪伴。昨天上午,看到记者来到病房,其中一名中毒较重者的父亲特别赶来向记者表达了他们对朝阳医院的感激之情。“我们非常感谢郝主任能为我们专门腾出病房来,感谢薛医生每天察看孩子病情发展,也感谢小谢护士对孩子的精心照顾。”说完,这位父亲向着医生们深深鞠了一躬。

由于怕正在接受治疗的孩子受到影响,尽管医院和孩子家长进行了多次沟通,但两名学生的家长仍然拒绝了媒体走入病房和中毒学生面对面采访的要求。

相关报道>>>>

江苏3名大学生铊中毒 警方介入调查

大学生投铊 报复同学冷漠

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有望完全恢复

矿业大学铊中毒学生在京救治有望完全恢复

铊中毒学生已自主进食 扎针灸促进恢复肢体功能

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

#p#副标题#e#对话校方

牛某已经能下地走路

中国矿业大学徐海学院党委书记刘坚告诉记者,截至6月19日,在石家庄接受治疗的牛某已经可以下地走路、进食少量流食。该院接诊的主任医师吕士君昨天在记者采访时称,在该院接受治疗的患者也发生了脱发现象,但语言能力等尚好,由于发现的尚不太迟,目前病情“趋于好转”。患者家属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用注射器给同学下毒

调查向同学茶杯中注入硝酸铊

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王建平告诉记者,犯罪嫌疑人常某与铊中毒的3名大学生牛某、李某、石某为徐海学院机电系材料专业06级的同班同学,常某性格内向,对3名受害人经常一起玩耍而不理睬自己心存不满,并认为他们歧视自己,遂怀恨在心。

5月22日,常某以非法手段从外地获取了250克剧毒物质硝酸铊,5月29日16时许,常某用注射器分别向3名受害人的茶杯中各注入2毫升硝酸铊,导致了3名受害人铊中毒。

5月31日起,3名受害人陆续出现呼吸痛、下肢疼痛等症状,便相约去徐州两家医院看病,因铊中毒病例罕见,未查出原因。6月8日,3人分别回家治疗,其中牛某在石家庄中医院经专家会诊,9日初步诊断为铊中毒,随即采血样送北京进行检验。

与此同时,牛某告知医生还有另外两位同学和他一样,也有类似病症。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随即通知江苏省疾控中心,省卫生厅通知徐州市疾控中心。学校在与徐州市疾控中心研判确认二人疑似铊中毒后,立即安排专人陪同他们去北京就诊。

应对矿大拉网排查1.3万学生

据悉,6月9日21时,矿大再次召集紧急会议,立即在文昌校区对所有学生进行展开排查。当晚,学校组织相关学院对居住在文昌校区的1.3万余名学生连夜进行拉网式排查,未发现疑似病例;该校后勤处和后勤集团责令有关餐厅立即停业,食物进行封存,次日由徐州市疾病控制中心取样送检;校医院立即对近期学生就诊情况进行排查,经排查,也没有疑似病例。

据介绍,6月10日上午,该校除研究落实对3名中毒学生就诊方面的问题外,还决定从10日起,由后勤部门会同徐州市防疫部门立即对全校的大小食堂、餐饮摊点进行拉网式排查。

对话剩余铊已全部被警方收缴

19日,校方就一些大家关心的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记者:铊作为一种管制性很强的剧毒物质,国家对铊的管理很严格,必须凭相关证明通过有关部门审核才能取到,投毒者常某是如何取得铊的?剩余铊是如何处理的?

校方:嫌疑人常某是通过非法的途径从四川某化工厂获得了250克硝酸铊。后警方在学校的教室中起获了常某藏匿的剩余铊,同时还根据常某的交代和指认获取了被常某丢弃的作案工具,所有剩余的铊已全部被警方收缴。

记者:3名大学生为什么没有一起集中接受治疗?

校方:牛某是河北石家庄人,石某是徐州铜山人、李某是山东临沂人。由于身体出现了不适,牛某的家庭从医的人很多,所以牛某返回当地去接受治疗,后牛某被初步确认为铊中毒后,学校和另外两名学生的家长将另外两人随后送到北京进行治疗。

记者:救治过程中产生的费用目前如何处理的?

校方:虽然该3名学生学校都给买了保险,但因为是投毒事件,因此不在保险公司的理赔范围。学校会积极配合受害学生的治疗。至于以后的治疗费用要等此案审结,最终通过法律途径确定。

相关报道>>>>

江苏3名大学生铊中毒 警方介入调查

大学生投铊 报复同学冷漠

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有望完全恢复

矿业大学铊中毒学生在京救治有望完全恢复

铊中毒学生已自主进食 扎针灸促进恢复肢体功能

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

#p#副标题#e#中医介入

传统的中医针灸治疗出现在两位铊中毒学生的救治中。昨天(21日),在朝阳医院医护人员的护送下,两位学生来到医院针灸科开始接受治疗。

医生说,针灸治疗将有助于促进中毒者恢复肢体功能。

经过朝阳医院11天的治疗,两位中毒学生的情况正在好转。昨天,他们两人已能自己进食和完成从职业科病房到针灸科的短途行走。主治医生杜旭芹大夫告诉记者,昨天已为两人开好了血铊和尿铊的检验单,预计两项检查可在下周进行。昨天,两名学生开始了针灸治疗。杜大夫透露,加入中医治疗是多位专家会诊后定下的,专家们认为针灸治疗可以促进中毒者的肢体恢复。

感人一幕 病友送来1000元钱

昨天下午,护士谢芳照常巡视主管病房时,碰到了刚出院的苯中毒者张振法先生,他正在和两名铊中毒大学生聊天,并执意留下了1000元,给孩子买营养品。“谢谢爷爷!”两名大学生在感动的同时,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相关报道>>>>

江苏3名大学生铊中毒 警方介入调查

大学生投铊 报复同学冷漠

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有望完全恢复

矿业大学铊中毒学生在京救治有望完全恢复

铊中毒学生已自主进食 扎针灸促进恢复肢体功能

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

#p#副标题#e#道德观察

“中国矿业大学3学生铊中毒”事件随着校方对相关情况的公布,而逐渐趋于明朗。人们在关注案件本身的同时,不禁要问,一个刚刚考上大学不到一年的19岁大学生,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向朝夕相处的3名同学狠下杀手?

昨天,快报记者在江苏徐州和山东邹城深入采访,试图通过常某的同学和老师,以及他在山东的父母亲友,还原出一个天之骄子如何蜕变为一个犯罪嫌疑人的人生轨迹。

学校同学:他是一个不被人注意的人

“常某平时很少说话,在班级里平时很少有露脸的机会,是一个不被别人注意的人”。中国矿业大学徐海学院机电系材料06专业的学生小王(化名)告诉记者,“不仅仅是和女生,他和同班的男同学之间关系也似乎不太好,给人的感觉很不合群”。

曾和常某有过多次接触的中国矿业大学老师张明(化名)说,“以前我曾代过他们的课,常某给人的感觉是性格木讷,思维并不是太敏捷。而且偶尔还出现旷课的情况。成绩也很一般。”

前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徐海学院党委书记刘坚称,常某性格内向,不善于处理同学关系。案发后,徐州警方于6月10日深夜在3名中毒者居住的宿舍718、715房间进行调查。检测表明,中毒的3名学生的茶杯中有铊的成分。那么,既要熟悉3人,还要熟悉三人水杯,而且有出入718和715两个宿舍的便利,他会是谁?警方根据718宿舍同学的介绍,很快锁定了以前曾和中毒者牛某、李某、石某是同一宿舍的常某。

办案人员说,常某性格内向,对牛某、李某、石某经常在一起玩耍而不理睬自己,心里感到很不满,曾多次要求辅导员调换宿舍。

父亲:表情凝重,眼睛里噙满泪水

昨天下午,记者通过相关渠道获悉,常某山东老家的户籍为“邹城市石墙镇某村”。记者赶到了距离邹城县城20余公里的该村,但是让记者意外的是,大家对常某本人显得有些陌生。几经周折,记者终于找到了一位知情人。他说,常某一家人早就搬家到了邹城市居住,他的父母都是国家干部。

“他们都在城里了,大人都很少回家,何况是小孩呢?”谈及对常某的印象,这位村民称,没什么印象,这个孩子偶尔回家一次,也很少到别人家里,也不和其他同龄人交流。

经记者辗转了解,常某的父亲在邹城市交通局工作,是该局的局长。母亲在教育局工作,据说也是一位领导。在交通局常局长的办公室,在和记者寒暄后,记者说明来意,常局长说,“儿子出了事,现在这个时候,你说我能接受你的采访,能告诉你什么情况吗?”记者注意到,这位父亲表情凝重,眼里噙满了泪水。而在邹城市教育局,工作人员称常某的母亲不在局里,无法联系。

邻居:他家住200多平方米的房子

这时,记者意外获悉,常某目前在市区的新家就在邹城市峄山北路599号的教育局家属院。这是一个很干净的小区。很显然,常家在当地有一定的名气,记者很容易找到了他们居住的大楼。这是一幢并不太新的大楼。记者注意到,这幢楼的每个单元都有一个大门。记者在大门口按了几次门铃,但房间内没有任何反应。隔壁的邻居说,常局长和他爱人还没回来。

据邻居介绍,常局长一家是两年前搬到这里的,以前在县城有另外一处住所。邻居说,常局长家户型和自己家一样,楼上楼下大概在200平方米左右。关于常某这个孩子的记忆,小区里聊天的几位老太太说,这孩子在徐州上学,平时不大和别人说话,有时问一句他才答一句。见面太少,几位老太太感叹。

在位于邹城市新区的邹城一中新校区,办公室张主任听明记者的来意后称,“好像有这样一个孩子,父亲是交通局长。”更多有关孩子的情况他没有透露。邹城一中分管行政的王副校长以此事不属于自己分管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相关报道>>>>

江苏3名大学生铊中毒 警方介入调查

大学生投铊 报复同学冷漠

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有望完全恢复

矿业大学铊中毒学生在京救治有望完全恢复

铊中毒学生已自主进食 扎针灸促进恢复肢体功能

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

#p#副标题#e# 编后

一个中国矿大大一学生,仅仅因为同学没有理睬他,而向同学下毒。这件事很容易让人想起马加爵———那个在父母心目中的好孩子,同学心目中沉默乖巧的学生,却残忍地连杀4名同班同学。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校园案件使人们不禁疑惑:大学生究竟怎么了?

不少案例表明,大学生相当多的心理问题表现为人格的自我中心,容易变得孤僻、内向和脱离群体,易于沉迷网络、录像等。而另一项调查也表明,一些大学同学之间的沟通不畅,没有认同感,而大学时期是需要得到认同的。孤僻而得不到外界关怀,使得这类人经不起挫折,选择攻击报复。这个向3位同学投下铊毒的大一学生就是一个例子。但我们反过来想一想,如果同学们早一点注意到常某的心理,学校多一点关心爱护,情况又会如何呢?铊中毒事件再次提醒我们,大学生心理危机干预机制的建立迫在眉睫!只有一个完整的心理危机干预体系,才能及时为那些可能爆发心理危机的同学提供有效的帮助,帮助他们调节心理,健全人格,化解危机,走出困境。

“铊中毒”事件引发大学生心理健康话题

两成大学生有“心病”

“中国矿业大学3学生铊中毒”事件引发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大学生常某因与同学关系紧张,为了报复而投毒。联系起前几年的马加爵事件,大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再次引起了各界的关注。心理专家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投毒者应是患上心理疾病。

对于常某的行为,南京脑科医院医学心理科副主任医师陈建国分析认为,从常某的行为来看,这已经不是心理障碍了,应该是患上了心理疾病,而且到了妄想性质的程度了。这类人最初不善于和别人沟通,有着社会交往障碍,认为别人疏远他是故意的,自己越来越感到孤独,最后便形成了固执的想法,认为别人是歧视他,并容易做出过激、冲动的行为。

陈建国说,从门诊上来看,不善于和别人沟通、存在社会交往障碍的大学生比较普遍,前来心理门诊就诊的有“心病”的大学生中,不善于和别人沟通、存在社会交往障碍的就占到了50%至60%。这类大学生的症状多比较轻微,应属心理障碍,达到心理疾病的还比较少。不过,已经出现心理障碍的人群如果不注意干预,将会发展到病态的程度,有可能做出过激行为酿成悲剧。“我们就接诊过这样的大学生病人,他们也是因为不善于和别人沟通、存在社会交往障碍,感到非常孤独,最终心理就产生了想伤害别人的想法,有的已经和别人打架了”,陈建国说。

相关统计发现,目前处在心理亚健康状态的大学生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群体,据估计,大学生心理和行为障碍率占16%至25.4%,并且还有上升趋势。由于家庭教育的不当、社会竞争压力的影响,再加上现在的大学生多是独生子女,与同龄人的交往比较少,心理较为封闭,一旦遇到挫折,他们就显得十分脆弱,稍有不慎心理就会出现风吹草动,就会引发心理障碍。

“心理问题是每个人都会遭遇到的,问题解决不了则会形成障碍,心理专家提醒,大学生要主动调整自己的心态,多和同学老师沟通、交流,如果还是无法调整过来,最好向心理医生求助。

相关报道>>>>

江苏3名大学生铊中毒 警方介入调查

大学生投铊 报复同学冷漠

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有望完全恢复

矿业大学铊中毒学生在京救治有望完全恢复

铊中毒学生已自主进食 扎针灸促进恢复肢体功能

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

#p#副标题#e#硝酸铊在网上竟可随意购买

进口货1公斤起卖8500元,国产5500元

“中国矿业大学3学生铊中毒”事件震惊了全国,犯罪嫌疑人常某正是从网上购买到了硝酸铊,并将它注入被害人的水杯中,致使自己的同学们铊中毒。

记者了解到,包括硝酸铊在内的铊化合物多是剧毒危险化学品,一个学生为什么能轻易从网上购得?记者昨天暗访发现,由网络搭建起来的购销平台几乎对危险化学品不设防,记者一个下午就轻松谈成了几笔“业务意向”。

网上卖铊的很多

硝酸铊在我国属于b级无机剧毒品。作为一种剧毒物质,普通人要想获得铊难度较大。一般情况下,通过正规渠道购买铊,必须要单位开证明,还要有销售登记。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剧毒化学品总能突破重重封锁,甚至从网络上就可以任意订购。

昨日,记者仅在百度上搜索到硝酸铊的卖家就达几十家。但是当记者打开网页,这些注册日期都在今年的网站,有很多都已关闭。而通过这些网站贩卖的硝酸铊,规格从10克到10公斤都有。

在阿里巴巴网上,有一家大连的卖方宣传的大标题就写着“供应金属铊、硝酸铊和铊盐”,在网页末尾,记者找到了化工部经理武女士。听说记者要买硝酸铊,她立即警觉起来,连声问是不是公司要买,是什么公司?记者临时说自己是南京某化学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武女士还是称要先看一下公司的营业执照才能谈。

“这个东西属于剧毒,也不是难买,网上卖这个东西的很多,只不过这不能随便卖。”武女士说。“那你们这货从哪里来的呢?价格是多少?”记者问。

“这属于商业机密,我不好告诉你。如果你不想提供的话也可以,我现在在外面,我们到时候再谈吧!”武女士匆匆挂了电话。

记者随即联系了另外一家在产品介绍中标明有铊的广州市某化工有限公司,该公司吴经理一听是买铊,立即称这东西“太毒”,他们几年前就已不做。“你不是我们老客人吧?以后买这个东西就别给我打电话了啊!”吴先生撂下这句话后也挂了电话。

相关报道>>>>

江苏3名大学生铊中毒 警方介入调查

大学生投铊 报复同学冷漠

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有望完全恢复

矿业大学铊中毒学生在京救治有望完全恢复

铊中毒学生已自主进食 扎针灸促进恢复肢体功能

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

#p#副标题#e# 进口铊1公斤起卖8500元

在另一个网站上,记者拨打了网上所留的沈经理的电话,一听要购买铊,沈经理连忙表示没货。“沈经理,帮个忙吧,大家开门做生意,哪有有钱不赚的道理嘛!”记者说。沈经理犹豫了一下,再次问记者是不是公司的,如果要买货,那得把公司营业执照、法人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表、公司证明给他验一下。记者赶忙答应。

“到时候钱到货就到,进口的货10公斤起买就可以以7600元/公斤卖给你,5公斤起就卖8000元/公斤,1公斤起卖8500元/公斤。这个货很纯的,4个9呢”,沈经理说。

“怎么这么贵啊?”记者问。“你嫌贵的话那就拿国产的吧,我们公司有生产、有加工的,国产的5500元/公斤。反正只要关于铊的我们都有”,沈经理介绍。

“为什么要给你们这么多证件看呢?真麻烦!”记者抱怨。“我们也不想啊,谁让出了矿大这个事呢!也牵连到我们这行了。而且这个是剧毒,老鼠药都加这个东西的”,沈经理说。

电话那头,电话铃声、交谈声此起彼伏。“你们生意很好嘛!”记者说。“还可以吧,谢谢你夸奖。你到底买不买啊?”沈经理有点不耐烦。

“一定买,可是你怎么给我呢?这个怎么运过来啊?国家会不会抓住我们啊?我们没有到公安机关办理购买凭证呢!”记者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这个你就别管了,反正货是肯定会送到你府上的。要是都要购买凭证的话,那这生意还怎么做啊?白粉,国家还不让运呢,还不都在偷偷交易,你放心”,沈经理胸有成竹,侃侃而谈。

而当记者亮明身份后,沈经理“啊”了一声,立即挂了电话。在危险化学品名录中,硝酸铊的编号是61023,是国家明令控制生产和销售、运输的产品,对其销售经营是许可制度,没有获得许可,严禁从事销售经营。而据南京衡鼎律师事务所沈明律师介绍,据《国务院化学品危险物品安全管理条例》规定,购买危险化学物品需要国家发放的化学品购买凭证和准购证才能购买。随意买卖,当属违法行为。

相关报道>>>>

江苏3名大学生铊中毒 警方介入调查

大学生投铊 报复同学冷漠

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有望完全恢复

矿业大学铊中毒学生在京救治有望完全恢复

铊中毒学生已自主进食 扎针灸促进恢复肢体功能

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

#p#副标题#e#注解铊中毒

铊是一种稀有金属元素,银白色,质软,高毒类,燃烧时能发出十分美丽的绿色光焰。铊和铊的氧化物都有毒,能使人的中枢神经系统、肠胃系统及肾脏等部位发生病变。人如果饮用了被铊污染的水或吸入了含铊化合物的粉尘,就会引起铊中毒。

急性铊中毒患者,有恶心、呕吐、腹绞痛,甚至昏迷、抽搐、休克等症状。慢性铊中毒患者,初期为全身无力、食欲减退、头晕、头痛、失眠,随后便出现手指震颤、视力减退、脱发等症状。

铊中毒治疗:

1.清除毒物:急性口服中毒患者,应立即给予催吐、洗胃、导泻。洗胃可用1%的碘化钠或碘化钾溶液,使之形成不溶性碘化铊。随后可口服活性炭0.5g/kg,以减少铊的吸收。吸入中毒患者,应立即将患者移至空气新鲜处,吸氧,保持呼吸道通畅。皮肤污染者立即用肥皂水清洗,眼部接触时用大量清水冲洗。

2.普鲁士蓝:普鲁士蓝是一种无毒色素,铊可置换普鲁士蓝上的钾后形成不溶性物质随粪便排出,对治疗经口急慢性铊中毒有一定疗效。用量一般为每日250mg/kg,分4次,溶于50ml 15%甘露醇中口服。

3.对严重中毒病例,可以使用血液净化疗法,有研究表明血液灌流有较好的效果。

4.曾用过二巯丙醇、二巯丙磺钠、二巯丁二钠等治疗,但疗效不肯定。

5.适量补充氯化钾:高钾能增加肾对铊的清除,可能与钾竞争性阻断肾小管对铊的吸收有关,同时钾可动员细胞内的铊到细胞外,使血铊含量增加,可使临床病情加重,因此要慎用。

6.对症和支持治疗:维持呼吸、循环功能,保护肝、肾、心等脏器,给予足够的b族维生素。对重度中毒者可使用肾上腺糖皮质激素制剂。

相关报道>>>>

江苏3名大学生铊中毒 警方介入调查

大学生投铊 报复同学冷漠

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有望完全恢复

矿业大学铊中毒学生在京救治有望完全恢复

铊中毒学生已自主进食 扎针灸促进恢复肢体功能

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